车壕门户网站>社会>“小村官、大腐败”!淄博一村干部利用征地三年敛财600多万

“小村官、大腐败”!淄博一村干部利用征地三年敛财600多万

导读: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齐陵街道聂仙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崔某,是一个“小村官、大腐败”的典型。近日,经临淄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该区法院以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判处

关注“淄博检察工作”,关注更多精彩!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麒麟街聂贤村前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崔某是典型的“小村官大贪官”。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他用集体土地聚敛了600多万元。最近,临淄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地区法院以贿赂、贿赂非国家人员、侵占公职和挪用资金等罪名判处被告崔某五年监禁和20万元罚款。

如果你想为项目占用土地,你应该首先支付“便利费”

说到这里,崔天凯曾经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在当地的乡镇里可以被算作有能力的人。2011年,崔天凯刚刚当选村委会主任,他充满热情,致力于带领全村因地制宜发展。由于他的不断努力,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的聂县村吸引了许多建设项目,大量的村集体土地被征用。随着土地资源市场价值的急剧增加,崔天凯权力的“含金量”也在增加。每亩土地的补偿价格往往是几万甚至几十万元,这逐渐让崔意识到了“油水”。他认为他正忙着村里的事情,应该分一杯羹。

网络图

2012年秋季,天星公司(别名)由于物流园区项目的筹备,需要占用聂县村60多亩土地。为了做好安全征地工作,麒麟街道办事处成立了征地领导小组。崔某作为村委会主任,担任领导小组成员,具体负责协助街道办事处办理土地使用权出让等相关事宜。为了顺利完成土地移交,天星公司相关负责人多次找到崔天星,并多次与他就土地补偿价格进行谈判。根据当时的土地收储价格,每亩土地的价格为5.6万元,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对村民房屋、农作物等土地附属物的补偿,实际价格往往高于这一价格。经过谈判,双方达成共识,天星公司名义上以每亩土地10万元的标准补偿该村,但私下里必须按照每亩土地2万元的标准向崔天星支付单独的“疏通费”。2013年9月,崔天凯在收到100万元的“疏通费”后,真正信守“承诺”,迅速与公司合作,完成村民的思想工作,完成地面附属物的清空。

品尝了用“土壤”换“黄金”的甜蜜之后,它变得更加强烈。

权力和土地利益的结合让崔很容易尝到用“土壤”换“黄金”的好处。他开始变得更加无畏和肆无忌惮。

2014年3月的一天,崔天星找到天星公司的负责人,直接索要200万元的土地补偿费和调整费,理由是后勤园区征地需要调整村里的土地。尽管当时相关的土地手续尚未正式办理,但考虑到物流园区后续阶段土地的顺利到达以及崔天星的协助与合作,天星公司为聂仙村开具了200万元的转让支票。由于这笔费用是天星公司以贷款的名义直接支付给村里的,崔天星没有按照财务规定向街道管理站报告,而是用了200万元的大部分来偿还村里个人以前发放的贷款。

网络图

2014年5月,崔天兴公司以在通村为78户家庭工作为由,再次向天兴公司索赔地上附属物90万元。在90万元中,60万元是崔直接收到的。按照同样的模式,2014年8月,崔天星找借口做村民工作,要求天星公司赔偿地上附属物66.3万元。

崔天星除了多次编造理由要求天星公司赔偿之外,绝不会放过其他机会。2012年10月,崔天凯以虚报聂县村办公楼建设项目和水管改造项目项目资金金额的形式,接管了44万元村集体资金。2014年,一家公司向聂县村支付了92万元的土地补偿费,用于建设一个燃气灌装项目。崔天凯采取各种措施,为自己拨款76.5万元。

集体财产作为他们的“钱包”

根据《临淄区农村集体资金代管办法(试行)》、《临淄区农村金融代理中心工作管理细则》、《预决算审批会签制度》、《民主理财、财务披露制度》、《审计制度》等有关规定,村级支出审批中,“生产性支出不足3000元的由管理站审批,超过3000元的由乡镇政府审批;500元以下的非生产性费用须经管理站审批,500元以上的须经乡镇政府审批”。聂先村应该严格规范财务管理制度,把村集体资产的管理置于阳光下。然而,崔天凯武断地采取行动,认为相关的财务条例是一纸空文。他似乎把村里的集体财产视为自己的“钱包”,多次挪用公款供他人使用。

2013年10月,一位从事建筑的朋友找到了崔某,希望借20万元来支付工人工资、购买材料等资金周转。崔某直接安排村里的出纳将20万元的土地补偿费转给了朋友。2013年12月,另一个朋友向崔求助,因为他缺少买房的资金。“弗兰克”崔还让村里的收银员从村集体账户中转账30万元到他朋友的名下。

100多人接受零距离警告教育

随着贪婪的逐渐膨胀,崔某积累财富的“胃口”越来越大,从最初的私人暗示到直接需求,手段越来越露骨。

短短几年,崔某发了600多万元的巨款。这笔钱用于买车、买房、炒股和其他日常开支。出于炫耀财富的欲望,崔天凯花了110万元买了一辆宝马,花了80万元买了一辆雷克萨斯。在投资于股票交易的260万元人民币中,逾一半也在股市中亏损。

2018年3月,临淄区监察委员会经过初步调查,掌握了崔挪用资金的相关证据。2018年11月,区监督委员会的调查人员带他到谈话点谈话,以涉嫌严重违反职责为由立案,并对他采取拘留措施。

2019年1月,临淄区检察院决定依法逮捕崔。同年2月,临淄区检察院向临淄区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崔受贿、贿赂非国家人员、贪污公职和挪用资金。

检察官宣读了起诉书。

在法院的公开听证阶段,来自临淄区乡镇的100多名代表出席了听证会,并接受了零距离的警示教育。为了达到“一案一警”的社会效果,办案检察官在充分准备的基础上,突出庭审重点,明确证据质证,合理审慎,公诉意见逻辑严谨,取得了良好的庭审效果。

法院接受检察机关指控的所有犯罪事实和证据,作出上述判决。崔某认罪悔罪,服从判决而不上诉。

紫剑新媒体工作室制作

投稿人:卢金增、王芳

出发地:检察日报

500万彩票